导航菜单

祝义财女儿交出首份答卷 雨润食品亏损收窄

连运亏损的雨润食品(.HK)于8月27日晚上雨润集团创始人朱润贵回归后发布了第一份半年度报告。该公司仍然处于亏损状态,但是损失缩小了。

同时,报告显示,由于非洲猪瘟的影响,该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冷冻肉类和肉类深加工业务成本继续上升,债务状况和诉讼压力在短期内没有缓解,公司不要回避持续经营仍然存在重大的不确定风险。

创始人回归后,损失缩小了。

根据报告,截至2019年6月30日,雨润收入为73.29亿港元,同比增长20.9%;毛利润为517百万港元,较去年同期的人民币4.21亿元增加22.85%,毛利率为6.9%,与去年同期相比。 %上升0.1个百分点至7.0%。

该公司的净亏损为4.48亿港元,亏损比去年同期的5.42亿元减少17.28%。主营业务产生的亏损(权益持有人亏损减去政府补贴,非流动资产损失,汇兑损失)净亏损和诉讼损失准备金为340百万港元,比去年减少约14.8%;每股基本亏损为0.246港元;没有支付中期股息。

从收入构成来看,冷鲜肉类和低温肉类产品仍是公司的高附加值产品,也是整体业务的重点。

报告期内,冷鲜肉销售额为54.5亿港元,同比增长20.4%,占总收入的72%,与上年持平;它占屠宰业务收入的85%,比上年低5个百分点。低温肉类产品收入为9.68亿港元,同比下降9.6%,同比下降4个百分点至13%,下游深加工肉制品业务下降89% 。

今年上半年,雨润的上游屠宰和下游深加工头产品业务年产能分别约为5256万头和312,000吨。产能从2018年底开始保持不变,没有增加。雨润表示,这是由于严格遵守控制投资成本的原则,并根据市场变化和经营状况调整和控制扩张率。

与双汇发展(.SZ)同期报告期相比,收入254.55亿元,净利润23.82亿元,雨润的业绩有些惨淡,但连续三年亏损后,雨润也开始回暖。

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鹏表示,随着创始人朱一才的稳定军队和中央政府对民营企业的宏观红利的回归,随着整个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完善,雨润正在慢慢回归血液并恢复。加强,雨润抵御风险的能力也在增强,整体发展趋于稳定。他认为雨润的表现和发展情况将在2020年后有一个良好的转变。

今年1月22日,朱云才实际控制了A股上市公司中央购物中心,香港上市公司雨润食品正式宣布了这一消息,确认了朱一才即将回归的消息。两个月后,她32岁的朱元接管了雨润食品,公司高管经历了一波调整。前执行董事余章立和前首席执行官李世宝辞职。

3月27日,雨润食品公布了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净亏损高达47.59亿港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48倍。该公司曾面临债务压力和一系列诉讼。

从这次发布的半年度报告来看,损失已大大减少。朱丹鹏认为,朱一鹏回国后不久就将女儿送回舞台,这是对第二代事先做好准备。面对许多不确定因素,对于战略合作伙伴而言,这一举措对各方利益负责,更加安全。事实证明,此举并没有出错。

猪周期有机会

对于雨润食品来说,化解债务风险非常重要。

在朱一才受到监视之后,雨润旗下的上市公司雨润食品遭遇了一系列债务危机。自2015年10月起,雨润食品已发布多项有关未能在六个月内按时支付账单的公告。若干债务违约也开启了雨润食品日益紧张的金融链,雨润食品的资产负债率也逐年上升。

2015年至2018年,雨润食品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5.22%,51.37%,58.73%和72.1%。在2019年上半年,雨润食品的资产负债率上升至75.8%,总负债为108.51亿港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雨润集团的现金余额加限制性银行存款总额为2.47亿港元。未偿还银行及其他贷款总额为69.41亿港元,其中63.68亿港元将于一年内到期。

为了振兴其业绩,雨润还积极重组其债务。 2018年,许多机构向雨润债务委员会和雨润集团提交了重组计划。

然而,雨润表示,管理层预计一年内到期的银行贷款将在到期时重新收到,足以满足公司的日常运营和其他资金需求。

朱丹鹏早些时候表示,债务重组决定了雨润食品能否完全获救。如果债务重组成功,将有机会依靠雨润食品在华东地区的优势及其在高端和中端产品方面的综合优势。但如果公司的顶级设计并不完美,朱一才的回归将不会发挥重要作用。半年后,他对雨润的债务问题保持乐观。 “毕竟,它仍然是主导企业之一。目前,债务问题并不严重。此前,肉类加工业形成的双沉,雨润和金锣三方模式不会发生重大变化。即使木原股份和其他企业开始开展屠宰业务,短期内赶上它们也不容易。菊丹鹏说。

另一方面,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近期猪肉市场供应紧张的影响开始显现。供求矛盾日益突出。上半年,全国猪肉产量较去年同期下降5.5%。期内,雨润集团生猪的平均购买价格较去年上涨13.4%。成本的增加带来了销售压力的增加。雨润表示,在适当的情况下调整销售渠道,以增加利润,降低相对较低的毛利。渠道的销量。

据申万宏源证券报道,由于消费需求受抑制和非洲猪供应减少,预计下半年屠宰仍有一定压力。从中长期来看,非洲屠宰业的格局将得到重塑,双汇,雨润等龙头企业的市场份额将稳步增长,利润弹性将继续释放。客观上存在成本方面的压力,但公司将提高其稳定成本波动的能力。

朱丹鹏还表示,养猪周期将逐渐进入正常状态。目前,养猪业的波动对雨润没有太大影响。双汇,雨润和金隅的规模效应将继续释放。

(编辑:赵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