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孤独,是感冒了,连个帮我买药的人都没有

  

  文/柳树招风

  01

  7月的深圳燥热的很,整个深圳像是被放进了烤箱按下了按键,炽热无处可逃。

  对着风扇吹了整个晚上的我也不出意外地感冒了。

  那又如何,顶着微烫的脑袋,肿痛的喉咙依旧上着班,改着稿,听着经理叨叨地指着我文章细节的错误,也无力去反驳。

  一个白天艰难地混过去了,下班回家的脚步走得有些轻浮,像是走着走着就能飘起来似的。

  回到自己的出租屋,饭也没吃,衣服也没脱,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睡了两三个小时又醒了,窗外的天彻底暗了下去,喉咙更痛了,头也更烫了。

  难受的有些睡不着,静坐了许久才恍然想起,自己应该去买点感冒药吃。

  药店离我住的地方不算太远,走路七八分钟的距离,走在路上又想起忘记戴眼镜了,模糊的视线、发烫的脑袋、肿痛的喉咙、再加上无人关心的感觉。

  这种孤独的感受真的太糟了。

  02

  不知道怎么回事,自2012年过后,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

  快速地度过高中,快速的度过大学,然后就被扔到了社会之中。

  明明前一刻还在和同学聊着天,打着屁,和他们比赛谁能在自助餐厅吃得更多,也和他们吃着同一个苹果。

  然后就没了,这些人像是从没出现在我面前一样,一个个又消失不见了。

  毕业后我也新交了一些朋友,有玩得好的同事,有聊得开心的网友,也有互相学习写作的伙伴。

  然后换了工作,同事不再联系,聊着聊着,那边网友的信息也回复得越来越少,伙伴不写文章了,也顺便把我拉了黑。

  现在的社交媒体太发达了,它最大化的解决了人与人之间交往的麻烦,依靠手机,你能和任何远在天边的人快速地建立起关系。

  可随着低成本社交的兴起,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似乎也随之变得廉价许多。

  一个取消关注,一次删除好友,就意味着一段关系的结束。

  说到底,整天对着手机笑呵呵的人,他是真的脱离了孤独吗。

  03

  在房价疯涨的年代,蜗居和宅成了很多漂在大城市人的居住生活缩影。

  虚拟社交又给了我们一个情感的宣泄口,于是我们就一边孤独,一边在虚拟的网络寻求认同感。

  我写文章有一年多年的时间,这期间不断地有人问我,为什么写文章?

  我说,没事干,就瞎写写。

  他们以为我害羞,揣测我心里有个作家梦不好意思说出来,还鼓励我说不用不好意思,你写得真的挺好。

  遇见这类人其实我心里是羞愧的,因为虽然我的文章大部分是关于鸡汤、关于梦想的励志故事,但我的本意真的没有那么高大上。

  2017年的那年毕了业,离职了学校安排的工厂后,才发现身边连一个陪伴的人都没有。

  成年人真的很难交到朋友,两个月的时间,我和舍友之间没有一点点交流。

  我也是从那时候我开始写文章的,太过无聊,瞎写些东西放到网上,写得好了,在一片赞美声中微微自豪,写得差了,那就和喷子骂骂街。

  反正不孤独就是了。

  04

  美国对18岁以上的成年人有过一次调查。

  数据显示,40%的人感到孤独,47%的人感到被冷落,43%的人感到关系没有意义。

  中国的脉脉数据研究院对上万名职场人也进行过一次“孤独感”调查。

  调查数据显示,61.47%的人,平时会感觉孤独;不会感觉孤独的占比为38.53%。

  毫无疑问,超过大半的都市年轻人,觉得自己越来越孤独。

  其实在这个浮躁的社会,孤独早就成了习惯,虚拟社交的完善、线上购物的便捷、除了上班,再也找不到一个出门的理由。

  这种生活状态下,自然越来越少人愿意去维护那可怜的关系线,游戏不好玩吗?电影不好看吗?抖音刷够了吗?当然没有,那干嘛和你一起去浪费时间。

  当然,从心理学角度来看,这种孤独也是一种难得的人生境界。

  这种孤独的状态可以让你不掬于大众化的人生态度,文艺点来说,这个时期,你可以与自己的心灵来个对话。

  孤独让人足够清醒,也有足够的时间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这是一个难得的上升期。

  试想想,一个人去图书馆,一个人写作,一个人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追求自己的人生目标,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这样想来也不算太糟。

  

  柳树招风

  

  4.7

  2019.07.21 21:35

  字数 1519

  

  文/柳树招风

  01

  7月的深圳燥热的很,整个深圳像是被放进了烤箱按下了按键,炽热无处可逃。

  对着风扇吹了整个晚上的我也不出意外地感冒了。

  那又如何,顶着微烫的脑袋,肿痛的喉咙依旧上着班,改着稿,听着经理叨叨地指着我文章细节的错误,也无力去反驳。

  一个白天艰难地混过去了,下班回家的脚步走得有些轻浮,像是走着走着就能飘起来似的。

  回到自己的出租屋,饭也没吃,衣服也没脱,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睡了两三个小时又醒了,窗外的天彻底暗了下去,喉咙更痛了,头也更烫了。

  难受的有些睡不着,静坐了许久才恍然想起,自己应该去买点感冒药吃。

  药店离我住的地方不算太远,走路七八分钟的距离,走在路上又想起忘记戴眼镜了,模糊的视线、发烫的脑袋、肿痛的喉咙、再加上无人关心的感觉。

  这种孤独的感受真的太糟了。

  02

  不知道怎么回事,自2012年过后,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

  快速地度过高中,快速的度过大学,然后就被扔到了社会之中。

  明明前一刻还在和同学聊着天,打着屁,和他们比赛谁能在自助餐厅吃得更多,也和他们吃着同一个苹果。

  然后就没了,这些人像是从没出现在我面前一样,一个个又消失不见了。

  毕业后我也新交了一些朋友,有玩得好的同事,有聊得开心的网友,也有互相学习写作的伙伴。

  然后换了工作,同事不再联系,聊着聊着,那边网友的信息也回复得越来越少,伙伴不写文章了,也顺便把我拉了黑。

  现在的社交媒体太发达了,它最大化的解决了人与人之间交往的麻烦,依靠手机,你能和任何远在天边的人快速地建立起关系。

  可随着低成本社交的兴起,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似乎也随之变得廉价许多。

  一个取消关注,一次删除好友,就意味着一段关系的结束。

  说到底,整天对着手机笑呵呵的人,他是真的脱离了孤独吗。

  03

  在房价疯涨的年代,蜗居和宅成了很多漂在大城市人的居住生活缩影。

  虚拟社交又给了我们一个情感的宣泄口,于是我们就一边孤独,一边在虚拟的网络寻求认同感。

  我写文章有一年多年的时间,这期间不断地有人问我,为什么写文章?

  我说,没事干,就瞎写写。

  他们以为我害羞,揣测我心里有个作家梦不好意思说出来,还鼓励我说不用不好意思,你写得真的挺好。

  遇见这类人其实我心里是羞愧的,因为虽然我的文章大部分是关于鸡汤、关于梦想的励志故事,但我的本意真的没有那么高大上。

  2017年的那年毕了业,离职了学校安排的工厂后,才发现身边连一个陪伴的人都没有。

  成年人真的很难交到朋友,两个月的时间,我和舍友之间没有一点点交流。

  我也是从那时候我开始写文章的,太过无聊,瞎写些东西放到网上,写得好了,在一片赞美声中微微自豪,写得差了,那就和喷子骂骂街。

  反正不孤独就是了。

  04

  美国对18岁以上的成年人有过一次调查。

  数据显示,40%的人感到孤独,47%的人感到被冷落,43%的人感到关系没有意义。

  中国的脉脉数据研究院对上万名职场人也进行过一次“孤独感”调查。

  调查数据显示,61.47%的人,平时会感觉孤独;不会感觉孤独的占比为38.53%。

  毫无疑问,超过大半的都市年轻人,觉得自己越来越孤独。

  其实在这个浮躁的社会,孤独早就成了习惯,虚拟社交的完善、线上购物的便捷、除了上班,再也找不到一个出门的理由。

  这种生活状态下,自然越来越少人愿意去维护那可怜的关系线,游戏不好玩吗?电影不好看吗?抖音刷够了吗?当然没有,那干嘛和你一起去浪费时间。

  当然,从心理学角度来看,这种孤独也是一种难得的人生境界。

  这种孤独的状态可以让你不掬于大众化的人生态度,文艺点来说,这个时期,你可以与自己的心灵来个对话。

  孤独让人足够清醒,也有足够的时间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这是一个难得的上升期。

  试想想,一个人去图书馆,一个人写作,一个人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追求自己的人生目标,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这样想来也不算太糟。

  

  文/柳树招风

  01

  7月的深圳燥热的很,整个深圳像是被放进了烤箱按下了按键,炽热无处可逃。

  对着风扇吹了整个晚上的我也不出意外地感冒了。

  那又如何,顶着微烫的脑袋,肿痛的喉咙依旧上着班,改着稿,听着经理叨叨地指着我文章细节的错误,也无力去反驳。

  一个白天艰难地混过去了,下班回家的脚步走得有些轻浮,像是走着走着就能飘起来似的。

  回到自己的出租屋,饭也没吃,衣服也没脱,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睡了两三个小时又醒了,窗外的天彻底暗了下去,喉咙更痛了,头也更烫了。

  难受的有些睡不着,静坐了许久才恍然想起,自己应该去买点感冒药吃。

  药店离我住的地方不算太远,走路七八分钟的距离,走在路上又想起忘记戴眼镜了,模糊的视线、发烫的脑袋、肿痛的喉咙、再加上无人关心的感觉。

  这种孤独的感受真的太糟了。

  02

  不知道怎么回事,自2012年过后,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

  快速地度过高中,快速的度过大学,然后就被扔到了社会之中。

  明明前一刻还在和同学聊着天,打着屁,和他们比赛谁能在自助餐厅吃得更多,也和他们吃着同一个苹果。

  然后就没了,这些人像是从没出现在我面前一样,一个个又消失不见了。

  毕业后我也新交了一些朋友,有玩得好的同事,有聊得开心的网友,也有互相学习写作的伙伴。

  然后换了工作,同事不再联系,聊着聊着,那边网友的信息也回复得越来越少,伙伴不写文章了,也顺便把我拉了黑。

  现在的社交媒体太发达了,它最大化的解决了人与人之间交往的麻烦,依靠手机,你能和任何远在天边的人快速地建立起关系。

  可随着低成本社交的兴起,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似乎也随之变得廉价许多。

  一个取消关注,一次删除好友,就意味着一段关系的结束。

  说到底,整天对着手机笑呵呵的人,他是真的脱离了孤独吗。

  03

  在房价疯涨的年代,蜗居和宅成了很多漂在大城市人的居住生活缩影。

  虚拟社交又给了我们一个情感的宣泄口,于是我们就一边孤独,一边在虚拟的网络寻求认同感。

  我写文章有一年多年的时间,这期间不断地有人问我,为什么写文章?

  我说,没事干,就瞎写写。

  他们以为我害羞,揣测我心里有个作家梦不好意思说出来,还鼓励我说不用不好意思,你写得真的挺好。

  遇见这类人其实我心里是羞愧的,因为虽然我的文章大部分是关于鸡汤、关于梦想的励志故事,但我的本意真的没有那么高大上。

  2017年的那年毕了业,离职了学校安排的工厂后,才发现身边连一个陪伴的人都没有。

  成年人真的很难交到朋友,两个月的时间,我和舍友之间没有一点点交流。

  我也是从那时候我开始写文章的,太过无聊,瞎写些东西放到网上,写得好了,在一片赞美声中微微自豪,写得差了,那就和喷子骂骂街。

  反正不孤独就是了。

  04

  美国对18岁以上的成年人有过一次调查。

  数据显示,40%的人感到孤独,47%的人感到被冷落,43%的人感到关系没有意义。

  中国的脉脉数据研究院对上万名职场人也进行过一次“孤独感”调查。

  调查数据显示,61.47%的人,平时会感觉孤独;不会感觉孤独的占比为38.53%。

  毫无疑问,超过大半的都市年轻人,觉得自己越来越孤独。

  其实在这个浮躁的社会,孤独早就成了习惯,虚拟社交的完善、线上购物的便捷、除了上班,再也找不到一个出门的理由。

  这种生活状态下,自然越来越少人愿意去维护那可怜的关系线,游戏不好玩吗?电影不好看吗?抖音刷够了吗?当然没有,那干嘛和你一起去浪费时间。

  当然,从心理学角度来看,这种孤独也是一种难得的人生境界。

  这种孤独的状态可以让你不掬于大众化的人生态度,文艺点来说,这个时期,你可以与自己的心灵来个对话。

  孤独让人足够清醒,也有足够的时间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这是一个难得的上升期。

  试想想,一个人去图书馆,一个人写作,一个人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追求自己的人生目标,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这样想来也不算太糟。

达到当天最大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