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博建筑网

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阴阳”合同牵出的利益输送案例

“阴阳”合同牵出的利益输送案例

山东省审计厅  靳  猛

某政府投资建设项目建筑面积6万平方米,20层,工程由两座塔楼和裙房组成。2013年,CA审计组对该项目进行跟踪审计时,揭露了一起通过利益输送,借助物资采购“阴阳合同”,骗取国有资金的腐败案件。项目审计中,审计人员突破常规思维,克服重重困难,对采购合同背后的问题追根朔源、内查外调,最终揭开了这一起腐败案件的内幕。

低调进驻  任重道远

3月的鲁城,虽已初春时分,但大街小巷依旧被春寒笼罩,连日来的重度雾霾,也让本应明媚的春季没有丝毫生机。

CA审计组一行6人在李组长的带领下,来到了某企业办公大楼建设项目指挥部。考虑到工作的方便,李组长将审计现场设在指挥部会议室。于是,四张长条桌,外加一张乒乓球台,就构成了审计组的临时办公场所。

经了解,该项目2005年开工建设,2007年塔楼A幕墙施工完成,2008年塔楼B幕墙施工期间,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原施工单位ZG公司资金链断裂,提出无法继续履行合同,要求终止合同,并退出该项目的施工。因在塔楼B施工时,ZG公司已处于破产边缘,公司人心浮动、现场管理混乱、质量控制不严,业主在交接验收时发现塔楼B幕墙使用不合格材料配件、存在严重质量安全隐患。在经历了评估、索赔和重新招标后,最终确定FS公司参照塔楼A相关标准对塔楼B幕墙拆除并进行重建,项目于2010年重新开工,计划于2011年竣工,但至今仍然没有完工。项目建设过程历经了开工、停工、评估、重建,过程曲折、工艺复杂且社会关注度高,当业主将项目招标、投标、合同、结算和财务资料陆续报送到审计组后,在堆积如山的资料面前,审计人员感到任重而道远……

现场查看 疑云初现

资料交接完毕后,审计组顾不上旅途的劳累,随即通知业主、设计、施工、监理和造价咨询单位相关人员一起召开座谈会,会上李组长讲明了审计来意;随后基建办吴主任表态,一定会全力配合好此次审计工作,并动情的说,审计是来帮助促进我们更好工作的,要求各单位一定认真对待此次审计,积极配合,确保工程建设始终在“阳光”下进行。

第二天,在该项目施工现场,大风不时卷起建筑材料的外包装,空中打着转,审计人员头带安全帽,顶着大风实地查看了工程建设情况。

当审计人员来到塔楼B的东立面时,一位年长的审计人员老张突然说:“怎么东面幕墙下部的颜色要比上部的颜色深啊?”幕墙施工单位FS公司的赵经理忙解释说:“颜色差异是安装顺序的问题,先安装的金属幕墙形成了一层氧化膜,当初下部的幕墙刚安装完,就下了一场雨,此时幕墙还未形成氧化保护膜,北方地区雨水酸性高,就对下面的部分造成了腐蚀,颜色会显得发黑。”虽然听似很有道理,但根据以往建设项目的审计经验,审计人员脑海里还是留下了这样的疑问,“究竟是雨水腐蚀的问题,还是塔楼B的部分‘不合格’幕墙根本就没有拆除(验收报告显示的是材料配件不合格),又或是施工单位将拆除下来的幕墙返厂修复后又重新安装上去的呢?”

查阅资料  端倪显露

施工现场勘察完毕后,审计组来到施工现场项目部查看施工和监理资料,大家按照事先分工各自忙碌着,小刘走到一台电脑前提出要看看电子版的施工图,电脑桌面上一个 “双子新貌”的文件夹映入眼帘。出于好奇,小刘打开了文件夹,发现里面都是施工现场该工程内外各个角度的照片。小刘随即给老张使了个眼色,从照片上看在FS公司接手该项目时,塔楼B下部确实已施工约五分之一的幕墙。审计人员之间的眼神传递,却没有逃过老谋深算的施工单位FS公司赵经理,赵经理上前一步急忙说:“这没什么好看的,这是我们准备制作宣传画册所收集的图片资料,等印刷好,我们请吴主任给每位领导送一本。”话未说完,赵经理就急忙把文件夹给关了。

站在旁边的小刘和老张相视一笑,照片证实了大家之前的推测:金属幕墙的工程量一定另有玄机。

深入分析 锁定目标

走出项目部办公室后,夜色已笼罩了整座城市,楼下的街道依然繁华而喧闹。审计组一行回到宾馆,顾不上一天的疲惫,李组长立刻召集全体审计组成员开会。小刘和老张将在项目部看到的情况提出来让大家一起分析,审计组经讨论一致认为下一阶段审计重点应该是塔楼B幕墙的工程量,审查其是否存在虚报工程量的情况。对于如何查处,大家各抒己见,不知不觉墙上的时钟已指向了十点四十多了,李组长结合大家的讨论情况做了以下分工:由于塔楼B幕墙所使用的主要材料蜂窝铝板虽然与塔楼A使用材料技术参数一致,但却来自国外的另一家材料供应商HG公司。一组负责向施工单位调取材料采购合同和进口材料报关单,确认蜂窝铝板采购数量与报关数量是否一致;二组负责向监理单位调取材料进场报验单,确认蜂窝铝板进场数量与采购数量是否一致;三组向造价咨询单位调取该项目的工程结算书,确认蜂窝铝板结算数量与进场数量是否一致。

最终,审计组通过对材料报关单和进场报验单逐笔统计,并与施工单位FS公司报送的结算资料对比,发现蜂窝铝板结算数量比进场数量超出达3000平方米。老张说:“这施工单位胆子真大,一平方米900元,仅虚报工程量一项就赚了270万元”,负责统计报关单的小刘惊讶的说:“900元,没这么贵啊,报关单上才720元啊”,听到此话大家为之一震,为什么采购单价会有这么大差异呢?

正面交锋 “阴阳”合同

大家不动声色,分别让业主、施工单位和监理公司在自己提供的结算资料、材料报关单、材料采购合同和材料进场报验单上盖上了各自单位的公章,留做证据。随后,审计人员又通过其他方式查询了当时蜂窝铝板的市场价格,基本在680元至750元之间;另一组审计人员则去海关部门咨询了类似产品的运输费、代理报关服务费等相关费用的标准。这些基础工作完成后,审计组讨论,由于合同单价高于市场价格较多,按照常理,施工单位FS公司不应该不了解市场行情,为何却要高价购买呢?而且部分幕墙并未损坏,却在重建范围,里面的猫腻肯定不少。李组长认为,根据已掌握的情况,可以约谈FS公司的赵经理,看能否找到有价值的线索。大家简单商议后,小刘便开始起草与赵经理的谈话提纲,准备与其展开一次正面的交锋。

第二天,赵经理应约而至。

一见面,李组长严肃的说:“我们这次叫你来是要给你做一次谈话笔录,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们提出的问题。”

赵经理心里一惊,故作镇定的笑道:“那当然,好好配合审计工作是我应尽的义务,我肯定实事求是的回答问题。”

“下面是第一个问题,我们发现你们在金属幕墙施工过程中,有部分未损坏幕墙,却在重新施工的范围内,涉嫌虚报工程量,请解释原因”,没等赵经理说完李组长首先发问。

赵经理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住了,他摸着下巴,半天才说:“不可能吧,是不是搞错了,我们是严格按设计院的施工图纸施工的,工程量也是按图纸算出来的,不信你们可以按图纸再算一遍。”

这时小刘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盖了章的结算资料、材料报关单、材料采购合同和材料进场报验单,赵经理怎么也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里审计组已完成了内外取证,顿时哑口无言,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