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博建筑网

社会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社会 > 驻马店农村情侣刚领完结婚证 男孩查出患白血病

驻马店农村情侣刚领完结婚证 男孩查出患白血病

驻马店农村情侣刚领完结婚证 男孩查出患白血病

驻马店农村情侣刚领完结婚证 男孩查出患白血病

驻马店农村情侣刚领完结婚证 男孩查出患白血病

原标题:小夫妻二战白血病

文/广州日报记者肖桂来

图/广州日报记者陈忧子

“你要坚持住,不能赖账,我还等你为我披上婚纱,把婚礼补回来呢!”9月12日,在广州珠江医院血液内科病房内,26岁的女孩肖宁对躺在病床上的姚家乐说,而姚家乐报以憨笑,“好呀,等我再一次把‘坏细胞’打败了,就全补上!”肖宁被家乐的回答逗乐了,顿时,沉闷的病房也多了一些笑声。

肖宁和姚家乐来自河南驻马店农村,他们高中时相恋,2014年8月,结束8年爱情长跑,领了结婚证,但还没来得及拍婚纱照、办婚礼,3个月后,姚家乐就被确诊患上白血病。为了给丈夫治病,肖宁咬咬牙卖掉了婚房,筹钱给姚家乐做了骨髓移植手术,术后一直恢复良好。可是,命运弄人,今年8月,姚家乐的病情再次复发,这对年轻夫妻又面临与病魔的第二次“斗争”。

一对年轻夫妻的“生死恋”

肖宁今年26岁,姚家乐比她大一岁。这对年轻夫妻的幸福与不幸都要从2014年说起。

2014年8月,在广东惠州同一家手机代工工厂打工的肖宁和姚家乐请了3天假,匆匆回到河南老家领了结婚证。当他们一起谋划幸福未来时,不幸却突然降临了。2014年10月,姚家乐一直高烧不退,脖子上的淋巴结肿大,吃药也不见好转,检查也不知道什么毛病,起初以为是加夜班累坏了身体,多加休息调养就好了。

可是到了11月6日,病情加重,姚家乐高烧41℃,来广州医院做了血常规检查,最终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刚开始化疗,肺部出现了严重感染出血,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只能坐在那里,一躺下就咯血,医生当时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多亏我妻子撑住了。她好像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女汉子,整个病区都羡慕我有个好老婆!”姚家乐说。

卖婚房只为救夫命

然而,让肖宁最为揪心的是——60万元的治疗费用从哪里来。这对于来自贫困农村的新婚小夫妻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

“我们两人没有一点积蓄,我找在东莞打工的父母筹了差不多10万元。在河南老家,家公家婆向亲戚借了20多万元,但是这还不够化疗和骨髓移植费用。”肖宁说,自己狠了狠心,就把在县城买的婚房卖了,20多万元正好补上治疗费的缺口。

在肖宁的精心照料下,姚家乐的身体渐渐好转,到了2015年5月,医生认为家乐可以进行骨髓移植手术,于是家乐和父亲进行了半相合异体造血干细胞移植。

可是,今年8月,经过骨髓穿刺术诊断,医生确认了姚家乐的病情已复发。“当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感觉天一下子塌了下来!”肖宁说。

“广州医院的床位费太贵,为了省钱,家公家婆买了两张草席,我们仨就着草席睡在病房的楼梯间里。”肖宁说,现在自己常做噩梦。

故事:

他们高中相恋 重病面前不离不弃

2006年,青葱年少的他们在河南驻马店正阳县第二高中相识。第一次见面,肖宁一身白裙,姚家乐说,自己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白衣女孩。

高三那年,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一天晚上我发高烧,校医又关门,我舍友急得没办法,打电话给家乐,他半夜三更找来一大袋雪糕 ,偷偷地爬上三米多高的围墙,给我降温,守了我一整夜,这件事让我认定了他。”肖宁说。

高中毕业后,肖宁去西安读了大学,姚家乐则去当兵了,两人开始漫长的异地恋。肖宁毕业后,姚家乐便与她一起来到东莞打工。“当时,我爸妈意见很大,因为他家里穷,个子又矮,学历也低,又没有什么本事。但他对我很好,又老实,我认定他,爸妈也只有默认了。”肖宁说。

家乐得了白血病后,肖宁的爸妈曾劝过她离开家乐。“爸妈说,家乐经济条件差,经这样的大病折腾,谁也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爸妈不止一次问我:假如家乐不在了,你该怎么办?我告诉他们我认准了他,不会改变,会一直守着他。”肖宁说。

“第一次化疗期间最危险的呕血我们扛过来了,医生三次下达病重通知书我们挺过来了,骨髓移植后的排斥我们扛过来了。我们经历了第一次,现在不怕第二次了。”面对复发的病情,肖宁和家乐说。

愿望

“等他身体好些,想去拍个婚纱照”

说起心中的愿望,肖宁说,等家乐身体好一些了,他们两人最想去拍一套婚纱照。“任何一个女孩子都想做一次漂亮的新娘。我们领证太匆忙了,也没有婚纱照,我们希望能弥补这些遗憾。”

肖宁表示,去年,家乐骨髓移植手术完成后,他们就想去拍婚纱照,但由于家乐刚刚经历了化疗,头发脱光了,便想等头发长起来再说。今年7月,原本打算去拍的,但是家乐病情又复发了,这个想法就一直被耽搁下来。

面对妻子的这个简单愿望,姚家乐很是愧疚,领结婚证那会,匆匆忙忙的,只是回老家几天,原本打算挣多些钱,到了国庆那天,为老婆披上婚纱,把婚礼办得风风光光。可是,现在这个梦想都变得那么奢侈。

“她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了,我要用几辈子去还。我好多次在生死线上徘徊,都是因为她陪在身边,才让我有了活下去的信念……”姚家乐有些哽咽。

“我们想如果第二次移植手术成功了,我们准备去大山里找个安静的地方,简简单单过日子,我去打工,一个月赚两千块钱就足够我们花了。”肖宁说。

呼吁

你愿意成为他们的“六千分之一”吗?

姚家乐生病以来,第一次的化疗和骨髓移植手术已花费了六七十万元,家里能卖的都卖了,亲戚朋友也借遍了,如今还欠债三十多万元。这次病情复发,一切都要重新开始。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巨额治疗费。

“广州医生说,要重新化疗,重新进行一次骨髓移植,所有费用加在一起估计还要60万~100万元!”肖宁说。

目前,肖宁在网络上发起了筹款,但只筹到4万元。另一边,姚家乐的父亲也已回到了河南老家筹款。

“60万元呀!我在同学群里说,真的筹不到。有同学就安慰我说,你想一下,如果一个人借你100元,6000个人肯帮你就够了!”

“姚家乐才刚刚27岁,他连青春都没有走完,我们两边年迈的父母还等他来尽孝,我们俩才刚刚登记结婚,他还没有亲手为我披上梦中的婚纱,家乐不能就这样走掉。如果可以,恳请大家能够伸出援手,拉我们一把!”肖宁说。

(大洋网-广州日报)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