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博建筑网

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春运网红煎饼大叔:儿子回家的行囊是塞不完的孝心

春运网红煎饼大叔:儿子回家的行囊是塞不完的孝心

  封面新闻记者 杨晨 摄影 雷远东

  2017年大年初六,一位带着煎饼坐飞机超重的大叔爆红网络。因为母亲做的煎饼让他的行李超重30多斤,为了顺利登机,大叔只能把煎饼从行李箱里取出,拎在手上办理登机。

  这位大叔名叫臧涛,来自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超重”事件火遍全网后,臧涛回应,行李中的那一摞煎饼,是一份无法辜负的母爱。

  时隔两年,臧涛将再次踏上返乡之路。记者也再次见到了这位煎饼大叔,依旧地爽朗和大方,分享起了这几年变与不变的点点滴滴。

  臧涛透露,年前其实已回家探望过一次,所以母亲“劝”他过年不用再回。但回家过年是永恒的主题,臧涛还是偷偷地定下机票,准备给家人一个惊喜。准备好的归家行囊中,他也塞满了给父母的心意。但他觉得,怎么也塞不满,装不够。

煎饼大叔以及妻子与母亲爱心煎饼合影

煎饼大叔以及妻子与母亲爱心煎饼合影

  网红的感悟

  “煎饼承载的是一份感情”

  臧涛眼中,“煎饼大叔”这个名号带给自己的基本上是美好的回忆。“只有正面的东西,也没啥坏的影响或负担。”

  偶尔同事老乡聚会,相互认识时还会打趣:“介绍一下哈,这就是那位‘煎饼大叔’,网红。”不清楚的人还会诧异,满脸狐疑:“好像有点印象,是不是哦。”大家还会掏出手机,百度关键词求证。

  如此的玩笑也常常作为臧涛结交新朋友,甚至开展工作的“暖场白”。去年7月,臧涛成为援藏干部队伍中的一员,来到了成都市锦江区对口援建帮扶的甘孜炉霍县新都镇加然村。

  当地人一听说他是‘网红’,立马拿出手机搜索。“哎哟,涛哥,你真是网红啊。”全场瞬间笑成一片,也解了臧涛的心结。“本来我一开始还在想要怎么融入大家,看来完全不用担心。”

  儿子成了网络红人,父母亲也沾了光。家里来了一拨又一拨的记者,臧涛笑称,父母这么大岁数了,做梦都没想到能上一回电视。

  但老母亲也不忘“埋怨”儿子闷声不吭:“你看你又不说,给你装多少就带多少,超重了罚钱了怎么办。”所以去年母亲准备的行囊里,也掂量着减少了一些,“其实都好解决,我一年到头虽还是以煎饼为主食,但现在啥都方便,我爱人也会做,网上也可以买。实在想家里味道了,朋友战友方便也会给我顺道带点。”

  至今,臧涛的微信名字仍是“煎饼大叔”,于他,是一种身份,更是一种情感,“自己不经意间被大家认识和关注,并引起了共鸣,感觉很自豪。因为我觉得我代表了全国在外游子这个群体,道出了大家的心声。网红也好、名气也好,都是巧合,更多的是承载了一份感情。”

正在为儿子摊煎饼的母亲

正在为儿子摊煎饼的母亲

  游子的心声

  再折腾也要回家过年

  前一段时间,家中母亲生病住院一周,却并未敢惊扰远在甘孜的儿子。直到臧涛放假回成都,山东家里人才向他提及了此事。听闻消息的臧涛立马回到家,待了一个星期。

  临走时,母亲就反复交代儿子过年就别再回家,一是免去舟车劳顿二来节约来回路费。臧涛嘴上应着,但却悄悄地看好了过年的机票,“因为爱人过年要上班,孩子又面临中考,两个都没法陪我回去。我们就决定腊月二十八先和岳母一起吃个团年饭,大年三十我再回山东,刚好那天机票也不紧张。”

  臧涛计划着,除夕那天晚上六点出发飞往南京,再坐高铁至枣庄,然后打个出租车约莫一小时就能到临沂的家。辗转下来,起码得花上四个半小时。

  “在我们山东有个传统,只要你在大年初一早上,也就是正式给长辈磕头拜年的时候赶到家,出现在众人面前,就算回家过了年。如果是中午或者下午赶到,都不算。”臧涛说,中国人讲孝顺,讲传统,而回家过年就是题中之意。

  臧涛也明白,父母巴不得儿女多陪陪他们,尤其在团圆的日子,“他们在农村生活,过惯了苦日子,能节省一点是一点,也不想我们多花费什么。但对于我来说,来回路费算不了啥,平时节约一点也就有了。”

  儿子的行囊

  总觉得自己还做得不够

  回家过年,儿子也备了一箱满满的心意。

煎饼大叔今年的行囊

煎饼大叔今年的行囊

  深红色毛绒外套,两盒保暖内衣,一条香烟,一包香肠……“老人血压高,我还特地买了可以降血压的臧茶。”臧涛“自嘲”道,虽然自己外表是个山东糙汉子,但心细得很。

  “从小我放学回家,一放下书包就帮家里做清洁,我父亲夸我勤快,但又说‘怎么感觉像女儿一样’。”话毕,臧涛也不好意思地笑笑,“不过,我觉得,给家里做点事,陪老人解点闷,也不过干这些活,或聊一些天南地北的事儿。”

  因为在部队里养成了习惯,臧涛平日里早上六点就起床。在山东家里时,他就早早地洗漱完毕,走到镇上端点热粥和油条给老人们当早饭,“家乡的羊肉有名,冬天的时候还会给他们在餐馆里带点羊肉汤,让他们尝尝好味道。”

  有时看着家里缺啥了,臧涛就立马添置什么。“村里超市的小妹都认得我了,每次都跟我妈说,你家儿子一来就买上千的东西。”有次臧涛买了个鞋柜,怕母亲念叨又乱花钱,所以放在车子后备箱,迟迟不敢搬进屋。老母亲围着车子转了几圈没发现异样,臧涛又忍不住泄露了“天机”:“你看看这是啥。”母亲瞅了一眼,问道:“小菜橱?”“不是,是鞋柜。家里鞋太乱了,你们可以放里面。”

  除了购置电视机、衣柜、收音机这些家用品,臧涛回家最热衷的就是给父母做川菜。“四川人太聪明了,做啥都好吃。你看这五花肉,北方人根本不会吃,赶场的时候我看到这么好的肉咋没人买,多便宜啊。”凭借自己在川多年习得的手艺,臧涛总是变戏法地将回锅肉、咸烧白、辣子鸡丁摆上父母亲的餐桌,让他们也尝尝四川的味道,感受儿子生活所在地的气息。

  “三儿,你做的菜怪好吃的。”“味道还行吧。”“不错。这么会做菜,是在外边被逼出来的吧。”夸赞最后,母亲的疑虑和“担心”总让臧涛苦笑不得,“都说皇帝疼长子,百姓疼爱幺儿。我家里排行老三,父母一路疼过来,在当兵前确实没拿过什么菜刀。”

  但臧涛觉得,是该为父母做点事了,“总感觉自己还做得少了,虽然都是小事,有的还说不是大老爷们做的事,但我觉得就该这样。”

相关信息: